【 ..】,!

  那是一组类似于星云帝国落子星峰堡的照片。

  也就是改造人基地的图片!

  原本大家在提及风久跟改造人的时候也没有特别信,只不过跟着乱凑热闹而已。

  再加上其他军校的一些支持者们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偶像被人打压,心里多少有些酸,就也存了几分怀疑。

  但这些也不过都是猜测而已。

  是不是真的也要等待大赛的回应。

  起码以往的机甲大赛中还不曾出现过改造人的影子。

  可大家怎么也没想到,他们还没能确定风久是不是改造人,居然就真被人捅-出关于此的消息。

  “这个地方我认识,是中区金沙城!!!”

  在御天星中区,居然有人暗中建立了改造人基地?!!

  就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更加让人毛骨悚然。

  所以消息一出,网上直接就炸了。

  “卧槽卧槽卧槽,真的假的?!”

  “这照片完全没有被修过的痕迹,也不是伪造的,怎么可能有假!”

  “什么人,敢在皇城脚下做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我们需要一个解释!!”

  就连曾经的改造人历史被提及都让人深恶痛绝,更别说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的。

  尤其是金沙城的民众,只觉得背脊发凉,无形的恐惧笼罩在头顶,让人连出门都变得畏惧。

  若这些都是真的,那些实验者都是从哪里来的?

  是不是他们出个门就可能被人莫名其妙的掳走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改造人?!

  只是想一想就已经吓的人胆肝俱裂。

  事发突然,虽然五分钟后就有人将消息全部撤销,可是因为在线的人数太多,还是将内容留存了下来。

  甚至还有能人在短时间内就通过图片查探到了更详细的信息。

  “这栋楼是东区罗萨家族的!!”

  顿时,所有人都视线都落到了罗萨家族身上。

  因为动静闹的太大,而且改造人确实是不可忽略的事,所以军队也不能置身事外,当即就连夜过去调查。

  还有胆大的民众发现地点距离自己近,干脆跟着跑过去的。

  出事的地点距离军校生们休息的地方不远,少年们都被惊动,也无心睡眠,起来惊疑不定的讨论。

  “真有这种事?”

  “看起来不像假的,而且改造人自始以来就有人研究,只不过面上看不到而已。”

  不过如今被人直接捅-到了明面上,那是怎么样都不可能逃过的了。

  研究改造人在万古可是大罪。

  尤其是在军队过去了,真在建筑内找到了改造人,这件事的影响已经发酵到了一个新高度。

  已经没人再有心关注机甲大赛跟风久。

  因为被揭露的出其不意,改造人基地想要转移也没来得及,被军队逮了个正着。

  随后路将军带队前往,短时间内将附近全部封锁,一个人都没放过。

  事情闹的怎么大,军校生们都得到了消息。

  “听说是罗萨家族的地方。”张悠悠道:“他们有这么大的胆子?”

  “谁的主意不好说,但他们肯定不会毫无所知。”陆继然道。

  因为改造人非常特殊,所以军方只在网上交代了一下进度,并没有将所有东西都公布出去。

  但就算如此,引起的震动依旧不小。

  改造人最开始出现的时间已经不可考。

  不过那时候的改造人不过是在人体上安装一些零件,尤其是残疾人士,为了能正常活动或者战斗,在自身装衔武器的也有。

  因为效果不错,一些没有天赋的人便选择走捷径,自发去除身体的一部分,置换出威能强大的武器。

  再后来,有人觉得人类的基因不够强大,实力增长也十分缓慢,在星际中属于弱势种族。

  所以便提出要融合强大种族的基因,以此增强人类的实力。

  那时候万古还不复存在,世界处于混乱状态,便让这样的实验顺利的展开。

  可过程与结果却非常惨烈。

  依靠残忍手法诞生的改造人不仅寿命短暂,还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缺陷,甚至是比妖兽更加可怕的怪物。

  实验始终不得成功,而见过惨状的人们也不再愿意成为实验体。

  渐渐的,实验开始停滞,就有疯狂的研究者暗中寻找实验体。

  战场上遗留下来的儿童,无处可去的流浪者,甚至自好人家劫走的孩子。

  全都成了其中的一份子。

  这些人无比疯狂,直到最后事态失控,无法控制的改造人群体逃离了实验室,大肆破坏屠戮。

  那些改造人没有神智,却真实强悍,世界本就在战争中,军队没有办法,最后只能选择用高能武器将所有绞杀。

  那段历史是用血铺就的,整座城市就此消息。

  也是在那之后,人类对改造人充满了恐惧,新国度建立,便禁止改造人的研究。

  可什么时候都不缺乏疯狂的人。

  伤疤还不曾褪去,就又开始有人暗自研究。

  时不时的就会有所消息。

  不过相同的是,始终都没能研究出个结果来。

  而上次还是在星云帝国爆出的消息。

  虽然星云帝国不禁止改造人研究,但也没明目张胆到放在众人眼前,也需要打着合理的标签。

  可实际上一些残忍的实验都是暗地里进行的。

  更别说对此一直没有好感的万古,根本就是不允许。

  可众人都没想到今天居然就在他们主星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连星云帝国都知道要挑个隐蔽的地方,这些人居然堂而皇之的将实验室建在了御天中区!

  这已经完全超出了民众能接受的底线。

  一夜之间,事情发酵迅速,几乎登陆星网的人都知道了。

  而此时最焦头烂额的就是东区罗萨家族。

  改造人基地的建筑是属于他们的资产,事情总也跟他们撇不开关系。

  若真被落实,那本就岌岌可危的罗萨家族恐怕就要消失在万古对贵族圈子里了。

  作为族长的马德急的火烧火燎,忙联系自己在罗伦赛身边做近卫的兄弟。

  可是几个小时了,始终没能联系上。

  这让他越发惊惧。

  偏偏族里的人也纷纷找了上来,都要跟他寻个说法。

  “那基地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位族老怒道:“马德,我就想知道你知不知道这件事!”

  马德本来就烦的不得了,被族人兴师动众的质问更是怒上心头:“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还是想想解决办法吧!那边的军队能不能联系上?”

  族里了解他的长辈听到这话都是心里一凉,基本可以肯定马德并不是全不知情。

  族老气的将拐杖狠狠的敲在地上,五百多岁的老人看着都像是要哭了:“你糊涂啊,怎么能接触这样的东西啊!!”

  其他族人也脸色灰败。

  “这件事是路家那位将军负责,根本不买我们的账,而且消息传的太快了,我们……拦不住啊!”

  不过一晚上,整个万古怕是都知晓了。

  除非他们能将自己从中撇清关系,否则罗萨家族就完了!

  马德顾不得他们的情绪,他现在就想知道是谁将事情捅-出去的,明明他们做的那么隐蔽。

  而且改造人……为什么会有人提起改造人?

  马德脑袋难得灵光了一次,怒道:“是那名军校生!”

  罗萨家族的众人在事情发生后就已经了解过始末,此时天虽然说的没头没尾,但大家都清楚他指的是风久。

  就是因为有人指认风久是改造人,所以才引起的这一连串问题。

  “是童夫人干的?!”

  因为之前的矛盾,他们都知道风久跟童夫人的关系,甚至因为生意被阻没少怨恨。

  而且他们都清楚网上诋毁风久的人里就有玫妮。

  玫妮是马德的女儿,从小倚仗家族实力逍遥,做什么事都离不开家族势力。

  何况她的手段并不高明。

  只是这种小事他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当回事。

  可如今居然被人揭了老底,那最值得怀疑的自然就是童夫人!

  族老皱眉:“她才回来东区多久之前也是留在西区,哪里能探到中区的消息?”

  “她这人满肚子坏水,不是她是谁!”马德却已经认定了,咬牙切齿道:“她不让我好,那她也别想好过!”

  “你想干什么?”族老警惕道。

  “改造人有什么不好,只要研究成功,所有人都能成为强者!”马德冷哼道:“这些人鼠目寸光,根本不知道自己拒绝的是什么。”

  他意味不明的道:“他们还真以为说几句话就能打垮我们吗?”

  说着他便匆匆离开了会议室。

  其他人没能将人拦住,表情都不太好。

  会议室内沉默了片刻后,族老沉声道:“不管怎么样,我们罗萨家族都不能跟改造人扯到一起,那就只能舍弃一些东西来。”

  “都听族老安排。”

  马德正准备将事情闹大,死也要拉着童夫人一起,就见助手惊慌失措的跑过来:“不好了老爷,快看……快看星网!”

  “乱叫什么!”马德怒道:“没用的东西!”

  助手顾不得他的打骂,白着脸给他看星网头条。

  就见罗萨家族公开发言,已卸任马德家主职位,并将他一家逐出家族。

  严明他们并不知晓改造人的事,是前家主马德受人蒙蔽。

  但虽然他们不知情,但也撇不开责任,心中愧疚,愿意承受大家的责难。

  话说的很清楚,他们跟改造人没有关系,但既然基地建造在了他们的地盘,那他们也过不了心里那关,自愿受罚。

  而作为家主的马德更是以身作则,脱离家族退出贵族身份,以求大家原谅。

  马德扫了一眼,差点被气的翻白眼:“这群老东西,他们居然敢,敢……”

  “老爷!”

  助手忙上去将人扶住。

  马德一脚将人踹开,自己也晃晃悠悠的差点摔倒。

  但他顾不得这些,让他以后褪去贵族身份只能当一个贱民,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是我兄弟在罗伦赛大人那里当近卫,他们才能沾光过现在的好日子,现在不过一点破事居然就想扔我出去顶罪!”马德怒吼道:“你们做梦!”

  可是他要找回去,却连门都没能进去。

  罗萨家族的办事速度就没这么快过。

  不止马德被拒之门外,连他的妻女也被从睡梦中叫醒,直接赶出了所居住的院子。

  马德自己有一点家产,然而因为他挥霍无度,还倒欠了家族不少资金。

  如今这些房产便被拿去抵债,算起了他们竟都没剩什么。

  只有马德夫人手里攥着的那点家财。

  “你们干什么,敢对我这么无礼,找死!”

  玫妮想要踢打抓着他的壮汉,却被率先甩出了门外。

  狼狈的摔在地上,还有路过的人眼神诡意的打量,玫妮越发怒气上涌。

  “宝贝!”

  马德夫人过来将女儿扶起来,表情也很难看。

  她还知道些消息,只是对目前的处境却不太清楚了。

  “母亲,他们这是要造反!”玫妮委屈的窝在母亲怀里。

  她最近牙齿的情况越发不好,原本只是安装的假牙总是脱落,可是之后却惊恐的发现其他牙齿也渐渐松动。

  到如今,就只剩下两三颗的大牙还存在着她甚至已经不能咀嚼食物,只能吃些流食。

  但比起这个,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没有牙齿后,对形象影响太大,她不仅不敢在人前说话,连露面都开始不愿意。

  算起来,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过伊迦尔少爷了!

  本来今天教训了一下童家那个讨厌的小孩还挺高兴的,却没睡下多久就被人叫起来了,还受到了这样的待遇。

  这让玫妮又惊又怒。

  “爸爸呢,他就让那些奴才这么欺负我们?”

  马德夫人也很生气,然而他们根本就联系不上马德。

  “走,去找你外公,你外公最疼你,肯定会给咱们撑腰!”

  马德夫人带着玫妮回家,可是情况与他们以为的根本不同。

  走在路上,不少人都对他们指指点点不少,甚至还有人毫无顾忌的大骂。

  马德夫人隐约听到些什么词汇,立马打开星网,等看到上面的内容后,眼前一黑,险些晕了过去。

欢迎大家访问:恐怖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bxiaoshuo.com/book/62333/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