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五的心事自然是不能为外人道也。她想过了,若是姜云山这边没抓住,她后面也好装作无事发生再去搏一搏宫家那几位爷的贵妾之位。

     平妻之位她是不指望了。

     先不说上头还有俩谁也不是省油的灯的翟菁菁翟蔓蔓虎视眈眈着,就 说姜宝青那厮,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跟这种人抢男人做平妻,哪怕背后有翟老夫人撑腰又如何,翟老夫人还能把手伸到人家小两口屋子里去?

     还不如嫁给姜云山当个正头夫妻,姜宝青那厮还不是得老老实实的低头喊她嫂子?

     翟五想想姜云山那张脸,再想想姜宝青低眉顺眼喊她嫂子的模样,简直浑身通畅,别提多痛快了。

     然而翟五又让丫鬟去盯了一下午,不知道是不是姜云山起了警惕之心,丫鬟盯了许久也没看着人。

     翟五哪里甘心,花了些心思打扮起来,入秋有些凉的天里,却穿着夏日的薄纱衣,腰间系了个同色的束腰,外头罩了件淡色的罩衫,越发显得人纤细弱质——这样娉娉婷婷的出了门,自个儿去“偶遇”姜云山。

     只是这温泉庄子就那么大,她这转了一圈,没看着姜云山,倒是那几个平日里“姐姐来妹妹去”的族中姐妹,都用有些怪异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

     “五姐姐这也太爱俏了,”一个年龄较小的翟家女掩嘴直笑,“怎么着,在庄子里也不忘跟三爷联络下感情?”

     这明显是误会了,以为翟五这一身打扮是为了宫论。

     翟五嘴角不屑的翘了翘。

     什么宫三爷,除去定国侯府的外衣,不过就是一个庶子。

     虽说她们中不乏庶女,可给庶子做妾,有什么好抢的?

     “人家这叫上进,你懂什么。”另外一个翟家女轻哼,然而话说出来意味却是酸得很,她有些待不住的起了身,“我先回去了。”

     再出来时,她也换上了最能显身材的纱衣,甚至比翟五还要绝一些,连外头那层罩衣都没穿,就这么美丽冻人的在园子里乱逛着。

     那个年纪较小的翟氏女也坐不住了,她家里条件差一些,又是快要出了五服的旁的不能再旁的旁支。这次来京城前,更是被她娘耳提面命让她一定要把握好机会,以后也好提携提携她下头的两个弟弟。

     她一咬牙,顾不上方才笑话翟五“爱俏”了,自己换上了一身有些薄透的纱衣——之前在定国侯府,仆役下人太多了,她哪怕再豁出去都没好意思把这身她娘给她塞在包袱底下的纱衣穿出去。

     眼下这是在庄子里,别人又都穿上了薄薄的显身材的纱衣,她是有些坐不住了。

     翟五看着一个比一个穿的少的族中姐妹们,忍不住讥诮的哼笑了声。

     也好意思笑话她!

     她穿成这样好歹不是上赶着给人做妾的!

     ——只是,这样一来,这不算大的温泉庄子里,穿着清凉薄透纱衣的翟家小姐们倒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翟菁菁跟翟蔓蔓倒是没参与进去,冷眼看着其余人争芳斗艳。

     她们两人是这批翟家女中的翘楚,明确的奔着大房嫡子的平妻之位去的。

     哪怕当不了平妻,也要当嫡子的贵妾。

     庶子的贵妾,呵,她们可看不上。

     翟五夹杂在几个想要同宫论发展一下的翟家女里,看着反而显得正常了不少。只是她再怎么正常,在外面晃悠了大半个下午,也没有看到姜云山的半个人影。

     翟五气得跺了跺脚。

     看来只能往姜云山住的院子里闯了。

     为着面子能好看些,翟五想了个法子,寻了处僻静的墙根外,四下里看了看没什么人,这才从怀里拿出个毽子,用力一扔,落在了姜云山院子里。

     翟五这才整了整衣衫,又扶着发髻问丫鬟:“……乱了吗?”

     丫鬟摇头奉承道:“小姐是天底下最好看的小姐。”

     “属你嘴甜。”翟五心花怒放的晃着小腰,往姜云山的院子行去。

     刚进了个院门,自然就被姜云山的小厮半芹给拦了下来。

     半芹早就注意到这两个奇奇怪怪的女子了。

     明明深秋了,还穿得这么清凉,又一直在他们院子外头晃,这是来勾引谁的简直不言而喻。

     半芹作为姜云山的小厮,自觉有义务去帮自家少爷隔绝这些不三不四的骚扰。

     “这位小姐,这里是我家少爷的院子,您是不是走错地方啦?”半芹说的客气,然而眼神却有些不客气,几乎写满了“不知廉耻”。

     翟五在翟家这种破落世家长大,人情冷暖看得多了,早就可以无视这种眼神了。

     她身边的丫鬟忙堆着笑上前道:“这位小哥,是这样,我家跟我家小姐在那边踢毽子,毽子不小心越过墙头掉进来了。不敢劳烦小哥帮忙去找,我们找完了便走。”

     半芹半信半疑的往院墙边那看了一眼。

     因着院子里草木种得多,这一眼望过去,什么也没发现。

     这会儿翟五开了口:“……这位小兄弟,若是旁的毽子也就罢了。实在是那个毽子乃我上京前,我阿娘替我扎制的。我背井离乡来到京城,平日里想念家人,也只得看那毽子聊以慰藉……若非这样,我也断断不会厚着脸皮来上门。”

     半芹神色有些动容,犹豫了下。

     这会儿他们大少爷其实也不在院子里,倒是廖春宇少爷在。廖春宇少爷年纪小,还是个孩子,应该也没什么妨碍。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半芹还是去通报了一声。

     廖春宇这会儿正在屋子里摆弄着从前宫计给他的一个简易便携沙盘,听到半芹来通报这个,眉头就拧起来了:“一个毽子而已……”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算了,我也出去帮着找一找,找到了赶紧把人送出去,免得一会儿我哥回来了再出什么问题。”

     廖春宇推门出去的时候,翟五正带着丫鬟有些探头探脑的在院子里看,大概是想确定下哪个是姜云山的房间。

     廖春宇倒是没想到这些,他只是觉得这位一看就穿得有些冷的姐,着实有些行迹可疑了。百镀一下“田园小针女”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恐怖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bxiaoshuo.com/book/61962/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