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龙星图目光望向棺椁,看着老族长血肉模糊的脖颈,道:“死亡方式多不胜数,眼睛可以辨别,但眼睛也会说谎,只有尸体是最诚实的,他会告诉验尸者,他在人世间的最后一程是自然死亡、自杀还是他杀。尸检的意义就在于,替死人说话,为活人证明。”

    “尸体还会跟人说话?”阿满诧异。

    其余族人亦是迷惑不解,对于龙星图的说法,甚至感到天方夜谭。

    龙星图颔首,“是。验尸官或专业仵作通过检验尸体表面及脏腑情况,便可判断出死者是否正常死亡。若是非正常死亡,可断出致死原因、致死凶器等,从而依据线索,查找出杀人凶手。”

    “我明白了。”容镜公主拭干泪水,呈现出作为领袖人物杀伐果断的大气,“龙星图,从现在起,两宗案子部交给处置,我力配合。”

    龙星图颔首,“好。公主,就近准备一间停尸房,以及笔墨纸砚、竹席、水盆、纱布、面巾、量尺、酒、醋,我需要立即尸检。”

    容镜公主马上安排人去办。

    圣墟堂外面有两间耳室,是平日看守人员的休息之处。事急从权,阿满腾出一间作为临时停尸房,将老族长尸首抬放了进去。

    尸检对于缺乏眼见落后无知的九黎族人来讲,既新鲜又好奇,容镜公主为了给部落一个交待,没有遣散族人,任由族人守在门外,一个个伸长了脖子观看。

    龙星图虽然是出色的验尸官,但她毕竟是女子,在族规教条严重的部落,恐会遭到诟病反对,所以厉砚舟决定亲自上阵,他交待道:“夫人,只管发号施令,动手的事,为夫来做。”

    “好。”龙星图明白厉砚舟的顾虑,便一口答应,“先清理死者衣物,只留下贴身里衣。”

    语落,她看了眼围在门口的诸多族人,提醒道:“公主,验尸时需要接触死者身皮肤,这么多人,恐怕不方便吧。”

    容镜公主一时没听懂,“什么?”

    厉砚舟做了个宽衣的动作。

    “哦,没事儿。”容镜公主明了,却并不在意。

    厉砚舟随即动手,不消片刻,便准备妥当。

    鲜血染遍死者身,血腥味儿十分呛人,龙星图用面纱蒙住口鼻,大致看了看,道:“用干巾擦拭干净血渍,注意力道不要太重。”

    厉砚舟挽起袖口,蹲在地上,认认真真干活儿,这是他第一次纡尊降贵,但是可以替龙星图分担,可以与她并肩作战,却是一件极其美好的事情。

    完成初步清理工作后,龙星图上手,发现尸体低下部位皮肤已经出现大量血障,她将布巾缠在双手上,仔细勘验死者喉颈伤口,同时唱报道:“伤口开阔,深至颈项,锁骨受损,兼有周围被割伤有方圆不整齐的地方,皮肉收缩紧固,花纹交错,创口皮肉上有鲜红色凝血块,四周有血荫。”

    验到这里,龙星图目光下移,看到死者手臂弯缩,两手握拳,其中左手不知抓着什么东西,姿势特别用力,她小心掰开死者五指,却听到容镜公主惊讶地“啊”了一声!23

欢迎大家访问:恐怖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bxiaoshuo.com/book/61748/586/